LH

【鸣卡】月光
(图片是很久以前从微博找的,,帅帅的卡殿~\(≧▽≦)/~)
凯的到来,让卡卡西绷紧的神经突然放松下来,眼前一黑,便不省人事了。在他昏迷的这段时间内,宇智波鼬撤退了去继续寻找鸣人的下落,佐助来找他的时候无意中得知了来龙去脉,冲到了短册街,想要救自己的同伴以及杀了那个教会自己爱与恨的男人。最后的结果可想而知,鸣人在自来也的保护下有惊无险,安然无恙;佐助则被他的哥哥虐心虐身,又一次经历了灭族的噩梦,昏迷不醒。
为了救卡卡西与佐助,鸣人与自来也踏上了寻找千手纲手的旅途。在一番波折之后,鸣人成功学会了螺旋丸并帮助纲手克服了她的心理障碍。纲手的回归给木叶带来了希望,她继任了五代目火影之职,并救治了众伤员。卡卡西在休养中恢复了精神,他以为事情就这样过去,但是现实像是在打击这个青年这件事上乐此不疲。医院天台上,千鸟与螺旋丸的嘶鸣声,中间樱发少女的泪水与无措,让卡卡西再一次感受到了世界的恶意。快速抓住两个少年的手并将其扔了出去,他拿出老师的姿态训斥了他的两个学生。佐助离开时充满仇恨的眼神让他不安,而鸣人的低落让他流露出了疼惜。卡卡西竭力忽视了这种感觉以及旁观的自来也意味深长的眼神,起身去追佐助。当愤怒的少年向他咆哮时,他不惜扯开自己久未愈合的心伤,想要阻止自己的学生陷入仇恨中。
“很不巧的是我只有一个人,你说的那些家伙们已经一个都没有了,已经……全部被杀死了。”
“因为失去,所以明白。”
他希望佐助能够明白同伴的重要性。但是令他失望的是,佐助显然并没有领会到他的苦心,因为佐助在当天晚上便叛逃了。
    刚做完任务回村的卡卡西就得到了鸣人以及他的同期去追叛村出逃的佐助的消息,又匆匆离开,召出忍犬帕克,追寻鸣人。
『希望一切都还来得及……』抱着这样想法的卡卡西在树林中急速地穿梭。而当他意识到这想法有多可笑时,他看到了那个躺在终焉之谷孤零零淋着雨的残破的小小身躯。卡卡西以往那以不驯姿态斜飞着的银发,此刻在雨水的纠缠下耷拉下来,神色晦暗不明。卡卡西蹲下身伸出略颤的双手抱起了鸣人那微凉的身躯,他想恐怕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觉着庆幸,庆幸九尾在鸣人体内。九尾的力量已经治愈了这孩子身上大半的伤,想必不用过太久,鸣人就会醒来。卡卡西将掉落在地上的象征着叛忍身份的护额捡起,放在鸣人的怀中,站起身来,看着佐助离开的方向。
“佐助……”他大概会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无法原谅这个学生吧,卡卡西如此想着。
回村以后的事似乎变得那么理所当然:鸣人为了变得更强,强大到能够把佐助带回村子而跟随自来也出村修行;小樱似乎是受到鸣人的鼓舞而拜新任火影纲手姬为师父。在鸣人离村的那天,卡卡西并没有去送行。他只是站在屋顶远远地看着那个孩子,就像是他还尚在暗部时那样,看着那孩子一步一步地远离他,直到消失在地平线。
鸣人在村口环视一圈,没有看到那个慵懒的身影。他听说是卡卡西老师将他从终焉之谷带了回来,那么,他在迷糊间见到的那个人那个人果然就是卡卡西老师了啊。他记得,他伏在那个并不宽厚却让人安心的背上,他听到那有磁性且悦耳的嗓音。
“鸣人,你已经很棒了!”
『看着吧,卡卡西老师!我一定会变得很强,也一定会把佐助带回来的!』
当再也看不到自家学生的身影时,卡卡西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的三个学生或自愿或被迫(嘛,也不算是被迫)地成为三忍的徒弟,都离他而去了。而他,旗木卡卡西,又被留在了原地,孜然一身,一如十二年前那样。卡卡西苦涩地牵起嘴角,在风中消散了身影。
三年的时间转瞬即逝,卡卡西日复一日地投身于任务中,一如在暗部时那样。每次去领任务时,纲手的欲言又止以及她满眼的不赞同,他都完美地忽视。他知道的,他知道纲手的担心。但是,他不想也不能停止。一旦停下来,以前的水门班、如今七零八落的第七班,每一个人的离去都像是在提醒并嘲讽着他的失败、他的无能。而已经许久不做的噩梦,也一次又一次地来袭。每次惊醒时,卡卡西看着苍白的右手,仿佛上面还沾有琳的血迹,那鲜红的温热的血,与自己的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红与白,刺得他右眼泛着疼。

所谓深夜放毒啊╮(╯▽╰)╭

评论(14)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