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H

被镇魂虐到体无完肤,,,生无可恋T^T

【鸣卡】月光

火影楼内,纲手询问着卡卡西关于鸣人修行新术的成功率有多大。卡卡西坦言自己并不能确定,但是他相信如果是鸣人的话就肯定能做到,鸣人是能够创造奇迹的,他一直如此坚信着!
因着九尾的原因,鸣人的身体在快速的恢复,对于这一点,鸣人既是开心又有些遗憾,开心的是自己可以继续修炼了,遗憾的是出了院怕是不能得到卡卡西老师无微不至半步不离身的日夜陪伴了。嘛,开玩笑的。卡卡西老师虽然是第七班的老师,但也是木叶村的特别上忍,在鸣人住院修养期间还是会出出任务的。当卡卡西休闲的时候便会带着鸣人“最爱”的蔬菜来医院进行不定时探望,防止自己的学生溜号(虽然这种事卡卡西自己也是经常做的),对此鸣人是痛并快乐着。
经过卡卡西的精心照顾及小樱的妙手回春,鸣人终于顺利出院。于是卡卡西口中更为艰苦的修行也开始了。
还是原来的地点,不变的人员,鸣人、卡卡西以及被鸣人瞪着一脸无辜的大和,鸣人心中叹气,怎么跟卡卡西老师独处的机会这么少呢?!
空旷的场地上,随着一声轻呵,变得满当当的。每一个鸣人双手中都有着一片嫩绿的叶子,鸣人脑中回想着阿斯玛讲过的诀窍,手中查克拉旋转。
“呵!”接着一片的欢呼声,鸣人终是将手中的叶片切成两半,卡卡西看着眼前的鸣人,面罩下嘴角扬起,夸奖的话还没来得及出口,便看见鸣人的影分身一个个的化作烟雾消失,而本体也摇摇欲坠。身体条件反射般瞬移接住了鸣人。
“真是乱来,刚出院就如此乱来,就算是要展示成果,也不用这么多影分身啊!”卡卡西边数落着边轻手轻脚将鸣人放于树荫下。理了理鸣人的头发,看着鸣人尚显稚气的脸,手不由自主地抚上了鸣人脸上的胡须,想起了鸣人幼时的种种乖巧,眼中的温柔像是要溢出来一样。忽然又想起鸣人十几岁时的顽劣,卡卡西眯了眯眼,手上力道加重,恶劣的掐了掐鸣人的脸,若无其事的松手,起身。他身后的大和看天看地看空气,就是不敢与自己的前辈对上眼神。
鸣人醒来觉着脸有些疼,他揉着脸疑惑地看向卡卡西,但卡卡西只是朝他弯着眼笑,并不言语。鸣人又看向大和,但是,他发现大和并不理会自己,拒绝与自己有眼神交流。鸣人默然无语。
大和在卡卡西的指挥下任劳任怨地造悬崖造桥造瀑布,而卡卡西则在与鸣人细细解释着大和忍术中一些细致的学术问题。当大和忙完了,卡卡西也说完了。然后,在鸣人的崇拜的目光中,微笑着说道:“那么,鸣人你接下来的修行就是将这瀑布切断。”
嗯(⊙_⊙)?讲道理哦!你要不是卡卡西老师,我一定化身九尾揍你哦!!!果然温柔的卡卡西老师是不存在的么!!!腹黑是本来面目吧!!!

答辩结束很开心

四叶草送给小可爱们,,答辩完有半个月的时间,,是时候更新了😘😘😘

【鸣卡】月光

“喂喂,你们两个是专门来刺激单身人士的么?”卡卡西摩挲着手中的饮料,出声调侃道。
“哈哈……不好意思了哈!”阿斯玛笑了几声便转身与红离开了。
卡卡西看着两人的背影,缓缓地皱起眉,这两人的表现让人无法不在意。又坐了几分钟,卡卡西起身走向病房。
病房内,鸣人正一圈一圈拆着腿上的绷带,小樱出言询问。
鸣人边拆边答:“现在可不是睡觉的时候,要找卡卡西老师继续去修行。”鸣人看着自己残留着伤痕的腿,接着说道:“我还很弱,因此……因此,我要得到不会伤害大家的力量,保护大家的力量!”这次的事情,让鸣人再次想起之前做过的梦,他化身九尾杀死卡卡西的梦……
“不用那么着急。”卡卡西在病房外听了鸣人的话,进屋出声打断了学生们的交谈。卡卡西双手环胸靠着房门继续说道:“现在这种时候,疗伤就是修行。特别是鸣人,我要叮嘱你,等你出院以后,等待你的是能让你再次住院的艰苦修行,你要有所觉悟啊!”
鸣人看着表情严肃语气严厉的卡卡西老师,成功的被吓出了白眼,心中弹幕无限滚动:我温柔的卡卡西老师是不是刚刚被调包了?!这一定是个梦!!!
卡卡西看着明显受惊的鸣人,心中松了一口气,这样对鸣人说了,这孩子应该不会再乱来了吧?!卡卡西又叮嘱了小樱看着队友不要乱来后,匆匆离开了病房。
火影楼内,纲手询问着卡卡西关于鸣人修行新术的成功率有多大。卡卡西坦言自己并不能确定,但是他相信如果是鸣人的话就肯定能做到,鸣人是能够创造奇迹的,他一直如此坚信着!

【鸣卡】月光

火影楼内,纲手看完了报告,起身走向窗边,看着窗外祥和的村子,良久,说道:“终于开始行动了么,晓!”
卡卡西揉着鸣人的头发笑着表扬道:“我不在的时候,你表现得很出色嘛!”
鸣人随着卡卡西的力道摇头晃脑,虽然刚做梦梦到醒来时真人就出现在眼前这令人很开心没错,但是,他也有段时间没有见到卡卡西老师了,明明说好要一直陪着自己修炼的。想到这里,鸣人嘴里不由抱怨道:“卡卡西老师,你到底跑到哪儿去了?”
“嘛……”还未等到卡卡西回答,病房门再一次被推开,这次来的是一脸严肃的阿斯玛。
“果然在这,卡卡西,能出来下嘛?我有话对你说。”阿斯玛边说边把带来的慰问品放下,鸣人看着水果篮中的苹果立马皱起脸,他可能一段时间内都不想看见苹果了。卡卡西忍笑抓了抓鸣人的头发,跟着阿斯玛走出了病房。
“听说你到外面去收集情报了啊?”阿斯玛将手中的饮料扔给在自己对面倚着走廊窗台坐姿随意的卡卡西。
“算是吧。”卡卡西抬手接住,却没有打开,偏着头看向窗外。
“天气真好,”阿斯玛看着窗外的蓝天,打开饮料喝了一口,“鸣人还有小樱都茁壮成长了呢!”
“鹿丸、丁次、井野也不错,”卡卡西转回头看着阿斯玛,“下一代的年轻人逐渐成长起来,很快你我都要被他们超过了。”
“喂喂,我可没那么容易输给他们哦!”
“哈哈……”卡卡西弯眉笑了起来。
“但是,这对木叶来说可是件值得高兴的事啊!”
“然后呢,你想说什么来着?”卡卡西敛眉看着自己这位少年相识的同伴。
“啊……”阿斯玛挠了挠头,“其实吧……”
“找到了找到了,终于找到你了!”
“是红啊!有什么事么?”卡卡西看向来人。
“我听说阿斯玛来这里了。”红走到阿斯玛身旁停住。
“嗯?”卡卡西又转头看向阿斯玛,“那阿斯玛,你想说的是?”
“啊,”阿斯玛与红对视一眼,“还是下次慢慢说吧。”
“喂喂,你们两个是专门来刺激单身人士的么?”卡卡西摩挲着手中的饮料,出声调侃道。


情人节快乐啊!!单身人士表示不吃狗粮〒_〒

【鸣卡】月光

木叶病房内,鸣人带着一脸伤安静地躺在病床上,小樱坐在佐井病床边,一边削着苹果一边与佐井轻声聊着天。
“都是因为你伤还没好,就耍帅偷跑出医院的原因,所以现在要重新住院。”
“赶到解救朋友于危难,会加深友情的羁绊,书上这么说的。”佐井右手捧书,笑着回答小樱的问题。
“哎?这是漫画吧?你最近真是抓到什么就看什么啊!”小樱感到有些无奈,手中动作未停,将苹果切成小块放在盘中,递给佐井。
佐井看着眼前的苹果一愣,迟迟未有动作。
“嗯?怎么了?”
“书上说对你有好感的女性,这种时候会喂给你吃。不,我并不是在试探你啦。”佐井扯出一抹微笑。
“啊,我说你啊……”小樱话未说完就被突然出现的声音打断。
“啊……卡卡西老师……要吃一乐拉面……卡卡西老师……卡……”
“吵死了!”小樱突然暴起,将一个苹果塞入鸣人口中。
“呜!”
“呦!”卡卡西推门而入,简短地向他的学生们打了个招呼,没成想却看到眼前这一幕:鸣人口中塞着苹果在病床上挣扎不已,小樱双手掐腰站在床边面相凶狠,而一旁的佐井一脸的若有所思。这是什么?年轻人的新玩法么?
忽的佐井托着下巴嘀嘀咕咕道:“小樱喂鸣人苹果吃,这就是说……”
“啊!”小樱大喊一声,掩盖了佐井的声音。真是要命了,这话怎么能当着卡卡西老师的面说呢!为什么自己的队长就没有一个正常的呢!小樱暴躁地捏碎了手中的苹果。
卡卡西悄无声息地移动到鸣人的床边,尽量不惊动自己要暴走的女学生,轻手轻脚地拿出鸣人口中的苹果,避免自己的得意学生因为一个苹果而英年……啊不……少年早逝。

【鸣卡】月光

然而,事实是,卡卡西还没有回村,空就要跟木叶说再见了。
一如十几年前的九尾之乱,木叶再次经受住了因空暴走引起的动乱,鸣人在伙伴的协助下成功的压制住了空并使其恢复了神智。空在简单的修养之后,向鸣人等人告别开始了自己的修行之旅。
一场动乱结束后,木叶开始了紧张的重建修复工作。火影楼内,纲手正在严肃认真地批复着一摞又一摞文件,效率之高,令人咋舌。
“下一个,下一个……太慢了……下一个……嗯?怎么了?其他文件呢?”纲手停住动作,疑惑地看向静音。
“啊,那个,已经没了,没有了。”静音摊了摊手道。
“是吗?”纲手拿起桌上的杯子靠在椅背上,喝了口茶润润嗓子。
“真是少见啊!”静音小心地措辞着,“纲手大人这么认真地工作。”
“是啊……”纲手看着手中的杯子,想起之前与两位顾问会面时那糟糕的情形,情绪不由变得有些暴躁。
“那些老家伙,肆无忌惮的乱说话,要是这时候再拖延工作,真不知道要被他们说些什么了!”纲手在心中恨恨地想着,又越想越气,将杯子重重地放在桌子上,恨声道:“可恶!”
静音见状,连忙岔开话题,将手中的文件夹递给纲手,装作刚想起来的样子说道:“啊,对了!作为自来也大人传话人离开的那个人的报告呈上来了。”
“嗯?是吗,他回来了吗?”纲手的神色一缓,接过文件细细看了起来。

【鸣卡】月光

鸣人一直觉得自己与空有些相似,不管是从身世还是身怀某种令人忌惮的力量而言,都很相像。但又不完全相同,确切的说,空如今在火之寺的处境就如同是自己小时候一般。不像如今自己有卡卡西老师与同期伙伴等人的认同与陪伴。不过说起来,他总觉得就算是自己认为不堪回首的悲惨童年,似乎也有一个温暖的存在。鸣人曾几度认为自己遗失了一部分记忆,就比如说,那个模糊的温暖的存在。鸣人仰躺在草地上,看着手中因风吹而微微晃动的小狗钥匙扣。再比如说,他就不记得这个钥匙扣是如何到自己手中的,并且一直都认为很重要很珍贵的东西。不过,这个钥匙扣莫名像帕克是怎么回事?!
鸣人以为他会等到卡卡西老师回村,然后跟他说自己出了趟认为还带回了一个新的伙伴,而自己比这个新伙伴不知要刻苦厉害乖巧多少倍!要让卡卡西老师承认漩涡鸣人是他旗木卡卡西最得意的学生并大肆夸奖一番。奖励嘛,一年份的拉面就行,当然一辈子就更好了~\(≧▽≦)/~
然而,事实是,卡卡西还没有回村,空就要跟木叶说再见了。

要上班了〒_〒

【鸣卡】月光

日子就在修炼中紧张地度过,这一天,卡卡西因特殊任务而被火影大人派了出去,第七班也接到了新的任务。在出任务的途中,鸣人一直絮絮叨叨地抱怨火影大人为什么要这个时候将卡卡西派出村去,就算是任务为什么不能是第七班一起出动。小队其他成员不胜其扰,最后小樱用拳头还了众人的清净。
第七班的任务是追查火之寺遗体失踪的事件,事情告一段落后,与他们一同回木叶的还有火之寺的一位少年,空。空的查克拉属性与鸣人相同,于是两人便在木叶一起吵吵闹闹地修行。
这一天,鸣人带着空来一乐吃拉面,边吃边聊天,说着说着就想起了卡卡西,说起来卡卡西老师这次出任务时间好久啊,干什么去了呢?鸣人不由得想起之前阿斯玛去医院看望卡卡西老师时说起的在国境线发现晓成员出没的事情。难道卡卡西老师是去追踪晓的踪迹了么?会不会受伤?什么时候回来啊?要不要去找纲手婆婆打听打听呢?
一旁的空看着与自己聊着聊着天却突然发呆的鸣人,抬手用筷子翘了敲鸣人的碗,说道:“喂喂,又不是春天,你发什么呆啊?”
“嗯?什么?”鸣人没反应过来,还有些懵。
“没什么……”空努力绷住脸,不让自己笑出来。
“啊!臭小子!你学坏了!”鸣人突然炸毛。两人付了钱推推搡搡地又去了修炼场。

【鸣卡】月光

在教会了鸣人影分身的妙用之后,卡卡西一指不远处一棵叶繁枝茂的树说道:“那么首先进行查克拉性质变化的加强训练,把叶子夹在手掌之中,用查克拉一分为二,一人一片叶子的话,鸣人,你大概需要这么多影分身。”
看着训练场地上干劲十足的鸣人,卡卡西手拿自来也的大作,问着大和鸣人的情况。大和简要回答后,又盯着卡卡西看了会,欲言又止。
“怎么了大和?”卡卡西虽然依旧看着鸣人但却没有忽略大和的视线。
“啊,也没什么,就是从来没见过前辈这样对一个人。”
“嗯?”
“卡卡西前辈,你对鸣人很特别啊!”可以说是很宠了。
“是么?”卡卡西心不在焉地应着,他并没有觉着有什么不妥。
越来越多尝试失败后,就算是鸣人也有些挫败,天也应景的阴沉起来,卡卡西看着解除影分身倒地的鸣人,皱着眉叹了口气,缓缓地走了过去。
“卡卡西老师……”鸣人见卡卡西过来,便坐了起来,手中还握着一片完整的叶子,皱着眉丧着脸。
“嘛,虽然我的查克拉属性不是风,但我或许给你指条明路哟!”卡卡西口中说着话,手也没闲着,摸上了鸣人的头发,将其揉的摇头晃脑。
“卡卡西老师……”鸣人简直无奈了,抬手将卡卡西的手摁住。
“嗨嗨,”卡卡西笑着边给鸣人整理发型边说道,“有一个人的查克拉属性也是风,你去向他请教说不定会帮到你。”
“是谁?”
“阿斯玛。”
鸣人的影分身找到了与鹿丸下棋的阿斯玛,简单的寒暄之后,鸣人便向阿斯玛讨教风查克拉的修炼秘诀。
日子就在修炼中紧张地度过,这一天,卡卡西因特殊任务而被火影大人派了出去,第七班也接到了新的任务。在出任务的途中,鸣人一直絮絮叨叨地抱怨火影大人为什么要这个时候将卡卡西派出村去,就算是任务为什么不能是第七班一起出动。小队其他成员不胜其扰,最后小樱用拳头还了众人的清净。
之前发的那一节最后有重修的地方又发了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