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H

【鸣卡】月光

梦中的鸣人睡的并不安稳,皱着眉,抿着唇。终于在一声大喊中醒了过来,“卡卡西老师!”
他梦见了与自来也外出修行时,自来也教他控制九尾查克拉并解开了少许封印,那次修炼的结果是,自来也被他所伤。梦中的自来也靠着墙,面色痛苦,胸前一条长长的口子,鲜血淋漓,慢慢的自来也的身影变成了卡卡西,浑身是血,不知死活,看着毫无生气。“卡卡西老师!”他口中大喊着,想要靠近,却愈来愈远。“卡卡西老师……”心中的钝痛感愈演愈烈,“卡卡西老师……”
“卡卡西老师!”
醒来冷汗津津,心脏在胸腔中不安地跳动着。鸣人胡乱冲了一下,换上常穿的忍服,匆匆出了门,向医院奔去。他现在迫切地想要确认那人的安危,来安抚心中的不安。
鸣人到达病房的时候,卡卡西还在睡着。鸣人没有从门进,而且选择了从窗而入,蹲在医院的窗台上,看着静悄悄睡着的卡卡西。白色的病房,白色的床单,白色的枕头,白色的被单,银色的发。白色的被单虚虚地盖在脸上,遮住了鼻梁一下的面容,取代了面罩。鸣人看着看着,突然眼前莫名一花,仿佛看到了那人完全被白色的布笼罩,不留一丝缝隙。他有些惶急,轻巧地从窗台跃下,快步走到病床前,俯下身,看到那被单有小小的起伏,稍稍放下心来,又觉着那白色有些碍眼,便轻手轻脚地拉了下去,露出了深色的面罩。果然,顺眼多了。鸣人孩子气地撇了撇嘴,他家老师戴着面罩还用被单盖着,难道不会呼吸不畅,憋得慌么?轻轻地碰了碰那散落的银发,又碰了碰光洁的额头,微凉的温度从指尖蔓延开来,安抚了那颗不安的心。真好呐!鸣人眨眨眼,无声地笑了起来,自发自地在床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趴在卡卡西身侧,左手虚握住卡卡西被单下的手,满足地咂了咂嘴,安心地睡去。真好呐!卡卡西老师还在这里,依然安好……

评论(6)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