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H

【鸣卡】月光

并不是炎热的季节,午后的阳光洒下来,透露着令人舒爽的暖意,温暖而慵懒,让人心生睡意。病房内,悄无声息,卡卡西正沉沉睡着。
鸣人在清晨时便回家了,清早的路上行人还少的很,并没有人注意到这个少年略显狼狈的身影。鸣人匆匆洗了个澡,浴室在蒸气的作用下变得雾腾腾的。鸣人看着镜子中模糊的影像,愣了一会。穿着简单的家居服走出浴室,来到卧室将自己摔到床上,面朝下趴了一会儿,有些憋闷,又侧过脸却看到了床内测倚着墙的卡卡西玩偶。那玩偶制作得虽然有些粗糙但是本人的神韵却是有着七八分:不羁的发型,斜挂的护额,半睁的眼以及那遮了半张脸的深色面罩和忍服。鸣人看着那玩偶想起了本尊看到玩偶时的反应。
那时,卡卡西蹲在窗台上,手中还拿着装满了鸣人“喜爱”的蔬菜,看着躺在床上的卡卡西玩偶,久久不语。床上一派混乱的景象:被子胡乱的团着,衣服与卷轴散乱各处,简直不忍直视。那玩偶倒是待遇颇为不错,安安稳稳地被放在床上,还枕着一侧枕头,盖着被角。看着玩偶周围横七竖八的衣物卷轴,卡卡西简直是欣慰感动得想要泪流满面(并没有)。这小子,可真是。怪不得最近睡觉时总是有种鬼压床的感觉,醒来后腰酸背痛,原来罪魁祸首是这小子么?当鸣人洗漱完毕,抻着懒腰回到卧室时,就看到卡卡西拎着一篮子蔬菜眼神复杂地盯着他的床时,他在想,现在消失还来不来得及……然而当他顺着卡卡西的视线看到了处在混乱床铺中的玩偶时,整个人都混乱了,啊了一声,奔向床,慌手慌脚地将玩偶塞到了被子底下。卡卡西看着一阵胸闷,眨眨眼,叹口气,一本正经地对鸣人说道:“嘛,鸣人,你是打算闷死我么?多大仇?是因为蔬菜么?!老师我有多伤心,你知道么?”鸣人目瞪口呆地看着卡卡西控诉着自己,反应不能。后来鸣人苦兮兮地收拾好了床铺又在银发上忍的监督下吃了一顿“美味”的蔬菜大餐,那感觉简直不能用语言表达。那人临走前端详了一会儿手中缩小版的自己,“嘛,做的还不赖。”弯着眼睛,揉了揉鸣人的头发,便道别离开了。
鸣人看着那熟悉的玩偶,轻轻地勾起嘴角,将那倚坐着的玩偶揽入怀中,睡了过去。

评论(6)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