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H

【鸣卡】月光
图来自百度,,感觉美美的

病房内卡卡西看着鸣人走出病房,身心莫名一松,不知为何。他醒来的时候,那孩子正碰着他的眉,温热的触感一触即离,之后便目光灼灼盯着他,盯得他忍不住要“诈尸”,之后那孩子竟然想摘自己的面罩,到底是有多大的吸引力,从小到大都没有放弃。卡卡西忽而想起鸣人还小而自己还在暗部时,那小团子也是千方百计的想摘去自己的面具,这恶作剧的天赋恐怕是遗传自玖辛奈夫人吧……卡卡西眼神飘向窗外,眼中露着些许落寞。
小樱抱着病历本立在床前,看着卡卡西眼中的神采,收起玩笑的心思,轻咳一声,正色道:“所以,卡卡西老师,现在可以说明,你的伤是怎么来的么?”卡卡西将视线移到樱发医忍脸上,看着那严肃的神情,轻叹一口气,将事情经过用简略地叙述。虽然陈述者的语气平缓稳定,没有一丝波澜起伏,但是,小樱还是听了一身冷汗。在砂隐时,她曾给这个男人做过简单的治疗,在那象征生命力的绿色查克拉光团下,伤口愈合得相当缓慢,在自己用去了半数查克拉时,效果依然差得可怜。“够了,小樱。”那人额头细汗密布却依然用着与往常一样慵懒温和的语气对她说,“已经可以了,真是多谢你了。”小樱闻言,眼眶一红,泪水险些掉下来,“卡卡西老师……”
“卡卡西老师……”
“卡卡西!”金发火影推门而入。
“火影大人……”纲手伸手按住了挣扎着要起身的卡卡西的肩阻止了他的动作,转身看向神色严肃的小樱,“小樱,准备吧。”
窗外的鸣人在纲手进来之前就离开了,他已经知道了卡卡西瞒着的事情以及他的伤势来源,情绪的波动及纲手的到来都会使自己更容易暴露,既然卡卡西老师不想让自己知道,那么就不要让他为难了。鸣人坐在四代的火影岩上手臂搭在支起的膝盖上,手中捏着一根路边随手摘的草,无意识地不断捻着。向来充满朝气的脸上此刻像是放空一般面无表情,仔细看得话还有些阴沉。
“是九尾……”
“那时的鸣人已经失去了理智,任谁遇到那种事情也不会……”
“我当然不会怪他,他是鸣人啊,我怎么会怪他……”
“我不怪他,也不后悔,身为你们的老师,我向来是做好了觉悟的……”
“你们都已经成长为优秀的学生了,相信不久后就会超越我了……我啊,最喜欢你们了……”
“所以,小樱,这就当作我们之间的秘密吧,请保守住它,拜托了……”
少年将坐姿换成抱膝,将脸埋在膝盖与手臂之中,耳边回响着那慵懒而有些暗哑的嗓音,泫然欲涕。
原来,是他,伤了卡卡西老师……
原来,是因为他,卡卡西老师才会受那么重的伤……
原来,都是因为他……
旭日初升,金色的光芒温暖地洒向大地,也安抚着这个哭得像个孩子的少年,阳光温雅和熙一如当年的那人一样……

于是再更新要等下个周了

评论(20)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