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H

【鸣卡】月光

这时,一只苍白而修长的手抓住了鸣人“犯上作乱”的手。鸣人一怔,抬眼对上了一只无奈的眼。
“嘛,鸣人,你的锲而不舍实在让我感动,让我很想夸奖你哟!”卡卡西睁着单眼,勾了勾面罩下的唇,无奈地笑着。
对方微凉的体温从手背一路传到了心底,引起轻轻的战栗。鸣人眨眨眼,反手将卡卡西的手握在手心里,感受到对方轻微的挣扎,又紧了紧,对方作罢。捂了一会儿,将其放回被子下,仔细盖好。嘴里絮絮叨叨地说着:“哎嘿嘿,作战失败,被卡卡西老师发现了,真是遗憾,明明差一点就成功了啊!不过,卡卡西老师你冷不冷啊?手怎么这么凉,体温这么低……”
卡卡西看着眼前自家唠叨不停的学生,不自觉地在心暗自感叹,当年还是一个软萌萌的小团子,现如今已经成长为了不得的地步了啊!目光柔和,眼底的笑意满得像是要溢了出来。鸣人……
鸣人絮絮叨叨地掖好被子,又坐回床边,半天没有得到回应,他以为那位不良上忍又睡了过去。抬头却正对上了那温柔的目光,愣住了,仿佛要溺死在那目光中。
“咳咳……”小樱依在门框上,面色平静,心中咆哮,我真不是有意打断你们含情脉脉的对视,但是这么看着也不是个事啊!师傅就要来了啊!要么亲要么滚啊!鸣人,我对你太失望了!
鸣人看着穿着白大褂拿着病例的小樱,慌慌张张地站起身,“那么,我就先走了。小樱,卡卡西老师就拜托你了!”耳根后知后觉的红了起来,鸣人觉着自己的脸有点热,烧得慌。
小樱摆了摆手,看着鸣人走出病房。转身又看到银发上忍在病床上笑得温和无害。叹口气,向病床走去。
鸣人走出医院,辨认了一下方向,几个跳跃翻身,便无声无息的来到了卡卡西病房窗外。说起来这身手,还真是得益于跟从自来也外出修行,无声地笑了笑,鸣人仔细地敛住了自己的气息。他并不是有意偷听,只是觉着卡卡西老师有事瞒着自己,实在是很在意,而且,他想第一时间知道卡卡西老师的伤势如何。想起那面罩上的血迹,鸣人的眸色沉了沉。

评论(13)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