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H

【鸣卡】月光

“卡卡西老师,要出发了哦!”鸣人示意卡卡西后,便继续前行,步子沉稳。
木叶同期们看着一系列的转变,相顾无言,只有小樱翘着嘴角,看起来心情不错,在两人身后溜溜达达,脚步轻快。耸了耸肩,众人继续前行,而之前被踹开的凯,已经不幸被众人有意或无意地遗忘了。
木叶的大门在夜色的笼罩下看起来模糊不清,鸣人偏头看了看因为体力及伤势原因在半路上就已经沉沉睡去的卡卡西,轻叹一口气,向医院走去,其他人各有去向,而小樱先一步去医院做准备了。
病房内,鸣人小心地将闭眼沉睡的卡卡西放在病床上,仔细的掖好被角,就坐在床边静静地看着脸色苍白的卡卡西。病房内外静悄悄的,鸣人进门时还没有来得及开灯,而现在,他也没有去开灯的意向,就那样在月光下细细地描绘那人的一切。银色的发,向来张扬任性,违背着地心引力的召唤;深色的护额,一如既往地斜挂着,遮挡着左眼和左耳。鸣人看着,便欺身上前,摘去了护额,银色的发散开了些,左眼的疤痕露了出来,疤痕色浅,显然是有些年头,但是近看,那与肤色不符的颜色还是刺痛了鸣人的眼。鸣人眨眨眼,伸手想去触摸,手指颤了颤,落在银色的眉上,又触电般缩回,身下的人皱了皱眉,偏头继续睡着。一系列反应被鸣人看在眼里,竟觉着有些可爱。看着那眉眼,鸣人可以想象出那人笑起来时弯起弧度是怎样的,不知不觉翘起嘴角,视线下移,落在深色的面罩上。鸣人想起第七班尚且完整时他们三小只为能摘下这面罩作了很多努力,现在想来都是珍贵又美好的回忆。手不断地向面罩靠近,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终于,手指勾起了面罩的边缘。

评论(6)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