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H

【鸣卡】月光

虽然自来也有提醒晓会有所行动,但是谁也没想到他们的动作会这么快。风影我爱罗,卡卡西心中一沉,他想起中忍考试之后两个孩子建立起深厚的友情,不由得担忧地看着拳头紧握低头不言的鸣人。
已经收拾妥当的三人在村口与五代目和伊鲁卡告别。伊鲁卡犹豫了良久,只对鸣人说了一句,加油!换回了鸣人肯定的回答。就在三人要出发时,自来也突然出现,带来了众人已经知晓的风影被掳的消息。
“知道了,”纲手指了指一旁的鸣人,“我正要派他们过去呢!”
“不是吧,”自来也大感意外,凑到纲手耳边,“鸣人与晓的事你又不是不知道……”
轻叹一口气,自来也走到一旁,对鸣人招手示意他过来。
“遇到晓的时候千万不要硬来……”自来也开始叮嘱鸣人。
“他们既然也想找我,那么这次就让我去找他们好了!”
“……”听到鸣人话的卡卡西无言。
“你的确变强了……但若遇事不冷静的话无异于自取灭亡。容易激动就是你的缺点。鸣人,我想你也清楚……那个术是无论如何也不能用的。”
“……我明白。”
叮嘱完鸣人的自来也朝卡卡西走去,他还是不太放心,卡卡西就是最后一道保险了。
“卡卡西……你要好好看着鸣人,不要让他乱来,拜托啦……”
“……明白。”卡卡西弯眼应声。
“卡卡西老师,小樱,我们快点出发吧!”
“是,是!”卡卡西无奈,转身对纲手等人告别,“再见。”随后三人出发。
出发的三人在旅途中遇到了清晨离开木叶的手鞠,说明情况后,众人又急匆匆地向沙隐村赶去。而路上,鸣人的心声吐露,让众人沉默不已。
“鸣人……”卡卡西心中一阵叹息。
当众人赶到沙隐村时又得到了一个坏消息,勘九郎为了救我爱罗而身受重伤并中了剧毒。
“什么!”手鞠震惊不已。
“手鞠,我们快过去吧!我可以医治他。”手鞠看了小樱一眼便带着众人去往治疗室。
“勘九郎!”手鞠与小樱带头冲入治疗室,引起了室内人的注意。卡卡西与鸣人跟随在两位女忍身后,还没踏入门,就一阵杀气袭来。一个身着长袍的老妇拦住了卡卡西的去路。
“木叶白牙!受死吧!”
“哎?”卡卡西惊讶脸。
老妇的攻击被挡在卡卡西身前的鸣人接下,众人被这突如其来的攻击镇住了,停住了动作。
“你这满脸皱纹的老太婆,干嘛突然对卡卡西老师出手!?”鸣人有些恼怒,瞪着老妇。
“木叶白牙!你那时竟敢……今天我要替我儿报仇!”
“啊,那个!我不是……”卡卡西摆着手,试图让老人冷静下来。
“少废话!”根本不听卡卡西的解释,老妇作势要再次冲过来。鸣人在卡卡西身前做出防御姿态。这时房内的另一位老人,老妇的弟弟,伸手拦住了她。
“老姐,看好咯……虽然长得很像,但那小鬼确实不是白牙。”
“啊!?”老妇再次仔细看着卡卡西。卡卡西被盯得干笑不已,他怎么觉着自己最近经常被人盯着,这是什么流年怪事么?
“你好……”卡卡西摆出一副和善无害的笑容向两位老人打着招呼。
“而且,木叶的白牙早就已经死了。那时候你听到他的死讯,不还哭着说后悔没有报到仇么?我说的没错吧,姐姐!”
卡卡西笑得僵硬,额角滑下一滴汗,毕竟这种被人谈论自己亡父的机会并不是每个人都有的,更何况谈论的人还是与自己父亲有仇的人。老妇的表情随着弟弟的话语变得逐渐哀戚,她沉默了一会儿,又抬起头,脸上挂着狡黠的笑容。
“我在逗你们玩呢!哈哈哈哈……”
“……呃……”卡卡西决定任务结束之后找个庙拜拜。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