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H

【鸣卡】 月光

这几天,火影突然强硬地停掉了卡卡西的任务,只是让他待命。他想,大概是鸣人要回来了吧。他真的有些期待与鸣人的见面,想看到他学生如今成长到何等模样。果然,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里,木叶的人形小太阳回来了。卡卡西坐在屋顶上看着他归来的学生,已经从小孩子成长到一位翩翩少年了啊!卡卡西感叹着岁月的力量。眼中的少年是那样的耀眼,张扬的金发一如既往,黑色的护额带在风中飘扬,黑色与橘色相衬的忍服、橘色的七分裤、半高筒的忍鞋,显得少年的身形愈发得修长。卡卡西眯了眯眼,在看到少年望过来时笑得如以往那般,温润如玉。
“哟!鸣人!”
“啊!是卡卡西老师!”
鸣人惊喜地跃至卡卡西身边,弯腰细细地打量着他多年未见的老师。眉眼依旧,还是他记忆中的模样,岁月似乎在他的相貌上并没有留下多少痕迹,那么是时光的眷顾么?鸣人不由想起在外随自来也修行时,当他向自来也抱怨自家老师是多么的偏心与不靠谱,细细数落着卡卡西的劣迹时,自来也举着酒杯笑得开怀。却在片刻后又收起笑容,那位好色仙人难得正经地对鸣人说,卡卡西并不如他看起来那般轻松,那孩子……话未说完,只留一声深深的叹息。待鸣人细问时,自来也却摇了摇头,苦笑不言,放下酒杯,离开了房间,留下苦恼迷茫的鸣人。
是的,迷茫又苦恼。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他对他那位神秘的老师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的老师强大而神秘,让人捉摸不透。每次以为离他很近的时候就会发现,他已经不留痕迹地与你拉开了距离。那距离不远不近,使你只能看得到他却无法触摸到。这种感觉让鸣人感到莫名的懊恼。而自来也的话让鸣人觉着卡卡西周围的迷雾又浓了几分,而多年的分离又使卡卡西的身影模糊了几分,这意识的出现让鸣人有些惶恐不安,仿佛下一秒,他的卡卡西老师就要消失在迷雾中,连看都看不到了。这种不安显然延伸到了梦中,第二天,自来也来叫鸣人起床的时候,少年紧紧搂着怀中的第二代卡卡西布偶,额头细汗密布,嘴中不住地呢喃着:“卡卡西老师……”这让自来也有些戚然,他是不是做了什么了不得的事。而在少年的梦中,他的老师,那抹银色,半躺在他的怀中,胸前的上忍马甲被血液浸染,小樱和佐助围在他的身边,银发老师弯着眉眼,笑着说:“我啊,最喜欢你们了!”抬起的手像是要抚摸他的头发,最终还是无力地垂下,在他绝望的哭喊声中,就永远地离他而去了。醒来后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痛感,真实得让鸣人久久不能回神。

评论(30)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