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H

【鸣卡】月光

       十五夜月圆。卡卡西戴着暗部的面具背向圆月站在屋顶,皓月当空,月光在他身前投下一片阴影,显得寂寞又萧瑟。卡卡西无言地站着,抿紧了唇,他内心还是很挣扎,扪心自问,他并不想跟那个小小的孩子分开,虽然相处的时间并不长,但是毫无疑问,那个孩子给身处黑暗太久的自己带来了光明。难道,这光明就如此短暂么?难道,自己又要回到过去么?卡卡西神色有些哀戚,罢了,罢了。卡卡西收拾好心情,朝自己的目的地赶去。
       鸣人早早地收拾好一切一脸期待地看着窗外,今天是他和大哥哥见面的日子,一直以来都是大哥哥送给他礼物,这一次,他也想要回礼。所以,他有拜托火影爷爷帮自己买彩笔,他费了好大的功夫,才画出一幅自己勉强满意的作品,想要送给大哥哥。鸣人看着压着自己巨作的枕头笑得更加灿烂,仿佛连脸上的胡须都生龙活虎起来。
       卡卡西刚跳上窗台就看到了这样一副灿烂的笑脸,像是被传染般露出了一丝笑容。
       “鸣人……”他出声打断了孩子出神的傻笑。
       “啊!大哥哥!”鸣人突然有些不好意思,小脸红扑扑的。
       【啊!还真是可爱啊!】卡卡西伸手揉了揉鸣人的头发,“在想什么?”
       “啊!大哥哥,那个……”
       “说起来,鸣人,这个送你。”卡卡西突然打断了鸣人的话,将一个小物件塞给了鸣人。
       “啊咧?这个是什么啊?”鸣人状似认真地端详着手中的小狗样式的物件,向卡卡西歪头作不解状。
卡卡西被鸣人的小模样逗笑了,轻声地解释道:“这个是钥匙链哦,鸣人可以把家里的钥匙挂在上面哟!”
       “哎?这样啊……”鸣人一脸新奇又跃跃欲试。
        像是看透了鸣人想法的卡卡西,伸手帮鸣人把钥匙穿上,再次递给小孩儿。鸣人宝贝地捧在手心里,笑得开心。
        “啊!”鸣人突然想起来自己也有准备礼物,有些慌乱有些懊恼,慌手慌脚地掀开枕头去拿自己的大作。被鸣人吓得一愣的卡卡西看着手忙脚乱的小孩儿,浅浅地笑着。这笑容又因为突然闯入自己视线的画作而僵硬了。平心而论,这画画得并不高明,略显粗糙,但卡卡西却挪不开眼。那画的画风相当简单,内容也并不出奇:一个有着金色头发、脸上有六道胡须、身着白色短袖T恤黑色短裤的小孩子还有一个戴着面具身着暗部服装的银发青年,两个人手拉着手站在草地上,小孩儿的脸上洋溢着快乐笑容,大概考虑到暗部戴着面具看不到表情,于是在暗部周围画了一些小小的心和花朵来表示开心,两人之间还有一个大大的红心。在画的空白处有歪歪扭扭的字迹:我们永远在一起!!!
        卡卡西看着画,眼睛有些酸涩,他闭了闭眼,多久了啊,自己多久没有这种感受了呢?此时此刻,他因为这个孩子的举动,想要流泪……卡卡西抬眼看着因为自己迟迟没有接过画而有些忐忑的鸣人,无声地笑了起来。
        “那个,大哥哥,是因为鸣人画的不好么?”鸣人挎着小脸有些沮丧,“大哥哥,哎?”
卡卡西伸手把捧着画的鸣人搂入怀中,在他金色的发顶上轻轻地蹭了蹭。
        “没有哦,鸣人画得很棒,我很喜欢!我啊,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棒的画呢!”
得到肯定和夸奖的鸣人很开心,想挣开卡卡西的怀抱,给他一个大大的笑脸。但是失败了,卡卡西虽然抱的不紧,以鸣人的力气却也挣脱不开。
       “大哥哥……”
       “鸣人,不要动,听我说,鸣人,谢谢你,谢谢你哟,已经够了,足够了啊……”自己已经从这个孩子这里得到了很多了啊,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卡卡西?
       “哎?”
       “鸣人,能叫我一声卡卡西哥哥么?”
       “哎?”鸣人疑惑却还是依言出了声,“卡卡西哥哥……”
        听到回答的卡卡西笑了,笑得满足,“呐,鸣人谢谢你哟!”
       “卡卡西……”鸣人还没有来得及表达出自己的疑惑,就陷入了黑暗。
       卡卡西的眼角落下一滴泪,消失在面罩下,卡卡西将怀中的孩子轻轻放在床上,结印,封印了鸣人的记忆。卡卡西在屋子里转了转,找到了自己先前送给小孩儿的物品,收拾了一下,又把屋子恢复到没人来过的样子,拿着小孩儿送给自己的画和那些物件,跳上了窗台,又回头深深地看了一眼小孩,离开了。
       床上的小孩规矩地躺着,身上盖着薄薄的毯子,小小的手里紧紧攥着一个挂着小狗的钥匙链……

评论(24)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