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H

【鸣卡】月光

       时间就这样不紧不慢地流失,两人每月的相聚,暗部从来没有爽约,这让小鸣人十分开心,尽管有几次他的神仙哥哥来的比较晚,而且身上有一些让人并不愉快的气味,啊,那是什么味道呢,对了,大哥哥说那是路上遇到受伤的小动物,给它们治伤时沾染的血腥味。啊,他的大哥哥真的很温柔呢!鸣人看着外面未满的月亮,眯着眼,笑得像只撒娇的狐狸。啊,大哥哥就像月光一样温柔~鸣人翻身抱住上个月暗部送给他的抱枕,蹭了蹭一脸满足地进入梦乡。
       村外刚执行完任务的暗部抬起头看着那上弦月,忽的想起了某个顽皮的小狐狸,兀自笑了起来,无声却很温柔,摇了摇头,又继续赶路。
       就这样安稳的过了一年多,在某个月的十三夜,暗部靠着枕头半躺在医院的病床上,看着渐圆的明月,想了想自己身上的伤,暗暗叹气,他没有把握自己这次是否能够按时赴约。三代火影略显苍老的身影出现在病房外,他在这里站了许久,他收敛了气息,显然并不想打扰到房内的青年。他看着走神的青年,不由得想起了青年还是小团子时模样,又想起了青年的父亲、青年的老师,还有青年老师的遗孤,心中一阵叹息。三代目抬手敲了敲门,换回青年的意识,推门而入。
      “火影大人……嘶……”青年挣扎着要起身行礼,却不慎扯动了还没愈合的伤口,倒吸了一口冷气。
三代目伸手制止了青年的举动,在床边的板凳上坐下,他心中有些犹豫,不知道自己接下来的话该不该说出口,一阵沉默后,他唤出了青年的名字。
      “卡卡西哟……”
      “是!火影大人。”青年闻言认真而恭敬地看着三代目。
      “……”三代目看着眼前的卡卡西,有种当恶人的感觉,不由叹气。
      “卡卡西哟,鸣人他……也到了该上忍者学校的年纪了啊!”
       卡卡西神色一僵,又很快恢复,嘛,也是,自己怎么可能瞒得过火影呢!
      “啊……”
      “所以,卡卡西,去跟他暂时告个别吧。”
      “遵命,火影大人!”
       三代目像是不忍看浑身散发着落寞气息的卡卡西,缓步走出了病房。
       许久之后,卡卡西像是回魂般抬头看着窗外的火影岩。
      “水门老师……”
       月光温柔地洒下,抚摸着银色的发,夜渐深,云渐遮月……

嘛,,我也不知道在医院的窗能不能看到火影岩,,姑且当做能吧,,就这样!

评论(24)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