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H

【鸣卡】 梦   九月,君之前
     “哈哈哈……”带土半举着大型手里剑低头笑着。
     “这就是现实,托付之人与被托付之人……”带土看着半跪在自己面前身负重伤的卡卡西,“在这个世界上苟且偷生的忍者,统统都会变成废物,我们两个就是绝佳的例子,卡卡西。”卡卡西闻言,瞳孔不禁放大,含着震惊与绝望。
      不远处,被宇智波斑放出的木龙所束缚的鸣人看着这一切,不由担心呢喃,“卡卡西老师……”那个一向强悍骄傲的男人啊!鸣人看着现在颓废得仿佛放弃了抵抗的卡卡西,心中的不忍与难过如浪潮般逐渐上涨。斑拿着宇智波团扇在八尾面前落下,看向带土,“你也觉着他们很碍事吧,再过不久这个世界就将终结。为了我俩能享受这片刻的愉悦,先来清理下战场吧。”说着便发动了须佐能乎。带土举高了手里剑,“这个世界在不断产生废物,任何人都无法挣脱这个宿命轮回,所以我才要重塑这个世界。”
     “你们两个太让人火大,我都想不到词汇怒骂你们了。所以我就以自身为例来告诉你们。”处于九尾模式下的鸣人带着怒气发动了影分身之术,分别接住了挥向八尾的斑须佐能乎的长剑和投向卡卡西的手里剑,“我可不是什么废物!今后也不会变成废物,我不会让你们得逞!”卡卡西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鸣人,带着些惊讶。
      鸣人想起了在初遇再不斩的时候,那时的卡卡西笑得眉眼弯弯,对他们说:“我绝不会让你们伤害我的同伴的。”那一刻鸣人觉着卡卡西老师真是帅呆了。“我绝不会让你们伤害我的同伴!”鸣人朝着带土大喊。卡卡西闻言,瞪大了右眼,又眯了眯,眼神中的迷茫与愧疚不见,留下了满满的坚定,『抱歉,鸣人。当年我把带土的那番话教给你,可我刚才差点又再次动摇了。』卡卡西垂着头,那一头白发仍然倔强地站立着,他按着腿,颤抖着站了起来,扬起头,眯眼,双手合十,查克拉聚集,而后右手电光闪起,八尾处一只白虎咆哮跃出。
     “昼虎!”
     “雷切!”卡卡西挡下了冲向鸣人的带土的攻击。“带土,你曾经的意志,现在仍然陪在我的左右。”卡卡西捂住胸前的伤站在鸣人身前,“如今的我所能做的,就是保护好现在的鸣人!”鸣人看着身前的卡卡西,带着温暖的笑意。
     “你说要保护好现在的鸣人?”带土像是带着些疑惑重复着卡卡西的话。卡卡西有些体力不支地蹲下,不住得喘息,鸣人向前几步护住卡卡西。
     “依靠写轮眼使出的雷切,看来你把左眼运用的相当娴熟啊。甚至还开了万花筒,但你还能再次逃出异空间吗?凭你现在这个状态。”有树枝从带土的右肩伸出蜿蜒向下,鸣人一惊,迎向袭来的带土却被那树枝缠住。
    “给我滚回废物箱去,卡卡西!”
    “卡卡西老师!”鸣人不由急道。
卡卡西仍蹲在原处,带土的左手就要触及他的银发。“卡卡西老师,他和我一样,”鸣人一头撞向带土,带土一个不防,倒飞了出去,几个翻滚落在不远处的石块上。
      远处,十尾的红色方阵出现了裂痕。“十尾差不多要发飙了,那个叫带土的就交给那边吧,我们得趁现在搞定它。”八尾看着身旁的鸣人说道。鸣人看着带土,抿了抿唇,没有说话。
     “哼!这次我可是彻底看清了。”卡卡西身旁的鸣人虽然被树木捆着,但言语却毫不客气,“你这混蛋的苦瓜脸。”卡卡西眯着眼,调整着自己的呼吸,大概有些哭笑不得,『嘛,鸣人真是……』“这话你看过旁边的人再说也不迟。”带土带着些轻蔑回敬了鸣人的讽刺。
      鸣人转脸看着状况不佳的卡卡西,心中的担忧与心疼又加深了,心中暗忖,『确实得想办法帮帮卡卡西老师才行,他写轮眼使用过度已经疲惫不堪了,要是再被吸进去的话……就不妙了啊!』
鸣人体内,“鸣人,换我来。”九喇嘛突然发声。
     “啊?为什么?”鸣人疑惑脸。
     “别啰嗦了,快点!”
       战场上,鸣人的眼睛变成了红色,看了一眼飞奔过来的带土,向卡卡西伸出了右手,“喂,卡卡西小鬼,伸出手来。”
      “你是……”卡卡西皱着眉头。
      “别磨蹭了,快把手伸出来。”九尾有些不耐。
      卡卡西依言伸出了手,九尾一把握住,将 查克拉传递了过去,接着把卡卡西甩向了带土,带土一愣,手抵住飞来的卡卡西的后背,将其吸入了自己的异空间。
鸣人体内,九尾处。鸣人一脸懵逼(划掉)呆若木鸡,傻掉了一般看着发生的一切,时间仿佛过了一个世纪。
      “笨蛋!九喇嘛!看你都干了什么啊!”鸣人抓狂地挥舞着双手。
      “这样就没有后顾之忧了。”九喇嘛表示很淡定,懒懒地托着脑袋趴在鸣人身后,“之后就交给你了,鸣人。”
      “……哈?”鸣人还有些呆愣,可显然有人大概并不欣赏他的表情,鸣人看着冲过来的带土,暗骂了一声,伸拳向带土打去,九尾模式下的手臂延伸,不出意外地穿过了带土,鸣人皱着眉,既为现在状况的无奈,又为身处异空间的卡卡西担心。带土还在向鸣人逼近,突然像是遭到重击般, 吐了一口血,脸色很是难看。鸣人一惊,有些疑惑,却不由暗暗吐槽『啊~啊,更像苦瓜脸了啊~』在异空间内,卡卡西保持着标准的出拳姿势,右手握拳仍抵在带土出现在异空间的腰腹部。“既然了解了你能力的底细,那么只要成功反击,再吃我一拳”说着,卡卡西又狠狠地打出了一拳。带土吃痛,弯下了腰,他的头部便出现在了卡卡西的面前。“啊,你的脸色确实很难看啊带土。”又是一拳狠狠地打在了带土的脸上。鸣人看着突然出现左脸明显被打了的带土,“怎么回事啊?”
     “是卡卡西在那边得手了。”九尾好心地为鸣人解惑。“你和我的区别就是我能够自由的传送查克拉,这能力的要领之后再教你。”
     “你什么时候传给他的?”
     “在把他扔出去前握住他手的时候。”
     “那么说……”
     “当然他能随时使用神威逃出来。”九喇嘛话音刚落,战场上的鸣人就看到使用神威自异空间出来的卡卡西。
      “替我谢谢九尾。”
      “啊~”鸣人语调不禁上扬,怎么说呢,有些开心。而对面的带土脸色有些晦暗不明。
      另一边战场,八尾与尾兽模式下的鸣人打算用尾兽弹作为十尾问世的见面礼并送十尾上路,结果自然是毫无疑问地失败了。于是八尾与已经由九喇嘛主导的金光闪闪的九尾(此时鸣人位于九尾的头部,真是不知道怎么描述)有些无奈。卡卡西身旁的鸣人疑惑脸,明明那股充满恶意的查克拉已经消失不见,为什么十尾还在。卡卡西捂着手臂,“可恶,被摆了一道!”九喇嘛点出,“那东西无法用感情和概念去定义,完全是无法感知的,就是这世上循环的自然能量,但是如果用进入仙人模式的方法来应对,结果就大不相同了。”闻言,那鸣人随即解除了九尾模式,一会之后开启了仙人模式,“算了吧,鸣人,无论你怎么探查,得出的都是无穷无尽这个结果。”仙人模式的鸣人一脸挫败。九喇嘛甩了甩尾巴,转脸对着八尾,“把你手中的凯扔给我,我帮他恢复一下查克拉。”又看向地面的鸣人与卡卡西,“还有那边的鸣人和卡卡西。”(仙人)鸣人跑了几步一把抱住卡卡西蹿向九尾,在进入九尾的头部后,小心翼翼地松开卡卡西,有些不舍。卡卡西眉眼弯弯,揉了揉(仙人)鸣人的头发,(仙人)鸣人笑得一脸灿烂。
     “听好了,先要拉开距离,看清它的路数,然后顺势避开其攻击,尽可能近距离对其发杀招,就和我刚才说的一样。”九喇嘛指挥着。
     “九尾就像是队长一样。”卡卡西笑得眼弯。
     “怎么,有意见?”九喇嘛,声调拔高。
     “没,怎么说呢,有些高兴呀。”卡卡西不由感到欣慰,九尾因为鸣人有着现在的改变,嘛,自家的弟子还真不愧是意外性NO.1啊!(九尾模式)鸣人转脸看着卡卡西,笑得一脸得意。
     “这话等打完再说吧”九尾瞥了一眼卡卡西,“要上了!”
      十尾的攻击来势汹汹,将袭来的九尾打飞了出去“连环尾兽弹”八尾九尾相继发起了攻击,在十尾头顶站立着的斑和带土看着一切,面无表情,“不必躲闪。”斑抱着臂,像是看戏一般。“我倒希望十尾能尽量保存实力。”带土看着下方的战场。
      十尾发出的尾兽弹,形成光柱成功抵消了八尾与九尾的攻击,并攻向了两者,八尾九尾做出防御状态。
      尘埃散去,露出九尾的身影与八尾的一条腿。
      九尾抬头看着前方上空,露出一丝笑,“控制得不错嘛,鸣人。掷得恰有好处。”
      十尾的上方出现了两道身影。“抱歉,牺牲了你一只章鱼脚,差不多开始吧,神威!”卡卡西与半空中发动了神威,放出了八尾,八尾对着十尾的眼睛发射了尾兽弹,却被十尾轻而易举地用手指弹了回去正中八尾,众人看着遭到攻击飞回来的八尾皆是一惊,这时鸣人突然一把将卡卡西推开,卡卡西回头却看到了打向鸣人的十尾的尾巴,“鸣人…”
      在十尾攻击的那一刻,(仙人)鸣人看着十尾甩过来的尾巴,知道已经避无可避,(看了看卡卡西)『无论怎样,也不能卡卡西老师再受伤!』抱着这样想法的(仙人)鸣人一掌推开了身旁的卡卡西,卡卡西在推力作用下离开了十尾那一击的攻击范围,而随后落入他眼中的是鸣人承受那一击后痛苦的表情。
     “鸣人!”那一刻,卡卡西的心脏仿佛受到了重重的一击。
     “卡卡西老师,卡卡西老师,卡卡西!醒醒!”鸣人唤着躺在病床上的卡卡西。最开始那人还只是安稳地睡着,虽然面色不佳。但是刚刚,卡卡西面色更差了,眉头紧皱,不断摇头,额头甚至有密密的细汗,这是做了什么噩梦么?就在鸣人纠结要不要叫醒他的时候,他从卡卡西的嘴里听到了自己的名字,带着那么点绝望,这促使鸣人决定叫醒卡卡西。
在鸣人一叠声的呼唤中,卡卡西艰难地睁开了双眼,那种窒息般得疼痛似乎还有些残留。鸣人耐心地等待卡卡西回神,给他擦了擦汗,倒了些水,小心地扶起卡卡西慢慢地喂给他喝,卡卡西顺从地吞咽,终是回过了神,“啊,鸣人,抱歉,抱歉。”卡卡西想起来了,四战已经结束了。在那场战争中,带土再次(-_-||)死亡,被召唤出来的辉夜姬也让鸣人与佐助合力封印,世界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恢复了和平,而自己,也在大战结束后当上了六代目火影。而现在自己出现在医院病床上的原因,大概是操劳过度……
      鸣人看着走神的卡卡西,叹了一口气,成功地唤回了卡卡西的注意,无奈地看着眼前笑得一脸温柔的前老师,鸣人有些无力,“卡卡西……”
     “嗨嗨,看到卡卡西老师,啊,不,是我们敬爱的六代目sama醒了,我可真是开心啊!”穿着白大褂的小樱推门而入,打断了鸣人的话。
     “啊哈哈……”看着眼前笑得异常灿烂的小樱,卡卡西表示压力山大,曾经三个软萌可欺的可爱的学生,如今已经个个不容小觑了啊!小孩子长大了都不可爱了啊!
      女医忍用一声鼻哼来表达自己的不满,手下干净利落地对卡卡西做各种简单的检查。“好了,卡卡西老师,已经没什么大碍了,只要保证足够的休息就好。呐,鸣人,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了。”小樱瞪了卡卡西一眼,“卡卡西老师,真是不想再在医院见到你了。”说完又叮嘱了鸣人几句便离开了。
      鸣人转头看了看苦笑的卡卡西,莫名有些想笑,弯腰额头抵住半躺着的卡卡西的额头,含笑说道:“呐,卡卡西老师,你梦到什么了?还叫我的名字。”卡卡西抬眼看着鸣人,蔚蓝色的眼睛如海,藏着不尽的温柔。卡卡西笑弯了眼,“嘛,大概是鸣人又让我请吃拉面吧?!”“骗人!”鸣人熟练地拉下了卡卡西的面罩,吻住了那浅色的唇,卡卡西含笑回应。
      窗外,月华如水。
END

评论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