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H

【鸣卡】月光

第七班的三小只在任务归来休整完毕后,在医院门口进行了“亲切友好”的会晤,一起愉快的去看望他们依然卧病在床的帅气的老师。所以当卡卡西见到自己的新七班时,不由小小地吃了一惊。他招手示意自己的女学生上前,用书稍稍阻挡了两位男生的视线,边瞄着鸣人与佐井各捂着肿起的半边脸边小声地问小樱,两位男生是否相处的并不愉快,以至于打了一架。小樱闻言尴尬一笑,打了个哈哈,岔开了话题。卡卡西眨眨眼,迅速明白了,这两个小子大概是不知道说了什么,惹了小樱,得到了教训吧。鸣人瞪完佐井后,委屈地看向卡卡西,试图得到安慰,结果只看到了卡卡西笑弯了的眉眼,似乎这也算是某种安慰吧,鸣人觉着脸上的肿包好像没那么疼了。小樱看着盯着卡卡西不动的鸣人,无语的扶额,而一旁的佐井一脸的若有所思,这位在“根”中也赫赫有名的旗木卡卡西似乎与他之前的传言有所不同。
对面佐井的打量让卡卡西不得不将视线从手中的书移开,疑惑地抬起头。
“鸣人!”站在卡卡西身侧的小樱以眼色示意。“卡卡西老师,我们这次的任务……已经没有时间了,这样下去佐助他很快就要……”鸣人有些懊恼地低下头,“可是,我现在的实力根本无法带佐助回来,佐助他变得太强了。”
“那么,你只要比他更强就好了。”卡卡西视线重新回到书上,状似随意地说道,让鸣人听得一愣。
“不过,在我看来,佐助的成长速度太不寻常了。问了纲手大人,她说,他修行时可能使用了禁术和药物,因为他们那边也有兜在,他们那些会做人体实验的人的想法,通过看书是理解不到的。”小樱提出自己的看法。
“那么,我们唯有比他们更迅速的强大起来了。”卡卡西翻过书页。
“可是,该怎么做呢!”
“你以为我成天躺着什么都不想么?”卡卡西不由怀疑自己在自家学生心中到底是个什么形象,“我一直在思考,然后就想出办法了。不过,这方法只适合鸣人,或者说只有鸣人才能做到的方法。通过这个修行,鸣人,你在某种意义上或许会超过我。”依旧是熟悉的慵懒语调,但话听起来却是有些振奋人心。
“我会超越卡卡西老师……”鸣人呆呆地重复着,带着些震惊和不易察觉的兴奋。
“是的,”卡卡西放下手中的书,“这次修行我会一直陪着你,所以会是与以往大不相同的修行。”
[这还真是大不相同,以前有几次修行是你一直陪着我啊!]鸣人默默咽下了到嘴边的吐槽,生怕惹怒了性格“恶劣”的老师,与这千载难逢的修炼失之交臂。于是,一脸正经地虚心请教:“到底要做什么呢?”

评论(3)

热度(7)